当前位置:必发365手机版 > 社会科学 >

世界读书日:大家的读书之乐—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世界读书日:每个人的阅读乐趣 - 新闻 - 科学网

  编者注:学习有深度,一寸一寸金,有人比较书籍与生活伴侣,心灵亲密朋友,还有人把书籍当成成长,光明之路等等的书籍。谁说他们一天没有读书,思想上没有什么想法,一月不读,迷失了双眼,在“世界读书日”之际,我们摘录了一部分阅读书籍的文化体验,阅读他们的书的味道,捕捉他们的书的兴趣,寻找他们的好心,并理解他们的阅读成绩。

  \\ u0026

  \\ u0026

  林语堂:我们今天所说的是自由阅读:无论是在学校,离校,做老师,做学生,做生意人,做政客,闲暇学习。这样的学习,所以打开塞,除了鄙视看,得到新知识,增加学习,知识见识,滋养精神。从林语堂“读书”

  \\ u0026

  \\ u0026

  朱光谦:学习不只是阅读,阅读是学习的重要方式。因为学习不仅是个人的事情,而且是全人类的事情。当科学要求现阶段,就是通过全人类分工的努力所取得的成就,这个成就还没有被抹杀,它依靠的是传世的书籍,书籍是这个时代的宝库。人类的精神遗产,也可以看作是人类文化学术轨迹上的里程碑。摘自朱光潜的“读书”

  \\ u0026

  \\ u0026

  老舍:我学习似乎只需要一点灵感。很好的印象是一本好书,我没有时间仔细分析,所以根本就不能批评。有时印象不是这本书,而是我书中最有趣的一本书;因为这一段,我对这本书感觉很好。其实这段美女就足以破坏所有人的美丽,但我不是为了控制;一段时间我喜欢两天,我很感激。从老舍“学”

  \\ u0026

  \\ u0026

  巴金:我现在正在与疾病作斗争,也来自各种作品的鼓励。人们在追求人生的道路上让我更加热爱生活。好的作品把我的思想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艺术的魅力激励着我;书中人物的命运让我看到了现实生活中未来的闪光。人民相爱,人民欢乐,人民苦难,人民奋斗,平民百姓,日常生活,天真无邪,高尚情操激发了我的爱心,我的同情。即使我把自己关在病房里,我的心也会跟着人们走遍世界,体验人生。即使在疾病期间无法阅读新作,过去精神财富的累积已经足够我剩下的有限生命。直到死亡,人们需要光和热。从巴金“我的仓库”

  \\ u0026

  \\ u0026

  杨江:我觉得阅读就像一系列看不见的孩子。要看到敬老的老师或向着名的学者致敬,不必去迎接前者,也不怕打扰业主。打开书闯入门,翻几页,将大厅升入房间;而且经常可以走,总是走,如果拿不到要领,就可以退出,否则找个聪明的,和他对抗。不要要求我们在海内外见到老板,不要问他属于现代,不要问他什么专业,不要问他说话还是聊天开玩笑,可以近距离听够。阳江“学难”摘录

  \\ u0026

  \\ u0026

  季羡林:人类千百年来的智慧,不是两端,而是一种,如长城等,二是书,后者为主。在写下文字之前,先要记住智慧,文字是发明的,然后用这本书。在脑海中走出记忆,把它移到纸上,形成了人们代代相传的智慧的宝库。后一代必须先学习,才能继承和发扬前人的智慧。人类之所以能够取得进步,从来没有停止过,取决于读书和写书的能力。我经常认为人类像接力赛一样向前,第一代会跑第一根棍子。第二代将拿棍子和第二根棍子,第三根棍子和第四根棍子,无尽的,所以继承的智慧永远不会结束。这种传承的中流砥柱就是这本书,这本书涉及到人​​类智慧事件的继承,这样,阅读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呢?从季羡林“世界上最好的,还是读书”

  \\ u0026

  \\ u0026

  Kim Kum-wood: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男孩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年轻时的所有书籍。只有当我年老时才意识到,我对各种世界充满好奇,想要通过书籍进入一个又一个世界。几十年过去了,依然觉得自己不能迷茫,却还是想通过阅读各种世界来阅读。这真像是“南宋之歌”第九章的开头:我年轻的确信,年年老而不坏。摘自金克木“读语言世界”

  \\ u0026

  \\ u0026

  王增奇: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学生,没有目的也没有目的。拿起一本书看。感觉无聊,它是失落的。阅读杂书花费的时间多于文学和评论。常见的是与民风民俗的季节习俗有关,如“荆楚年代书”,“东京梦华录”。其次是当地的历史,旅游笔记,如“灵表记录差异”,“岭外信”等。我也喜欢阅读植物的书,虫,如法布尔的“昆虫”,吴启军的“植物名图测试”,“老花镜”。这本书的认真学习,只要不是迂腐而且很好看的,比如“桂思类草案”。 “十大素食新纪录”差不多,其中一些也相当有趣。我也喜欢阅读理论,绘画理论。有些书籍不能归类,如“宋提犯罪记录”,即尸体解剖。有些书本身是相当复杂的。 “梦溪笔谈谈”,“容斋散文”等通常被称为笔记。从汪曾祺“三书”

  \\ u0026

  \\ u0026

  冯启勇:我从三国演义开始,后来借了水浒传。我看了金圣叹的评价,仔细阅读了金圣叹的评论,激发了我的阅读的一面,我读了“三国演义”也评论,是对毛宗刚的评价,可以开始我急于看到故事,往往是评价过去的跳跃,后来才知道这个评论可以让你了解这本书的意思,特别是让你注意享受文章的好地方,言词微妙,有时还会唤醒评论,所以我更阅读身临其境。冯一永“我的阅读”

  \\ u0026

  \\ u0026

  宗普:多年前,我读了一首题为“四点钟学习音乐”的歌曲,现在我只记得四句话,绿草满满的草地并没有被移除,乐乐的学习层出不穷,姚琴一阵悠扬的风声。春夏,也是学习的好地方,充满青草的不是一句话,就是形容充满活力的商业自由,姚沁要抽一个风,就是描写炎炎夏日的书,会给人一个清凉的世界。这个天堂只有在学习的时候才有用,从宗谱的“音乐书”

  \\ u0026

  \\ u0026

  王猛:阅读最大的幸福在于从书中发现生命,发现过去不了解的东西。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阅读人生的快乐。对于一个情境,一个地方,一种感觉,这是最快乐的事情,而且你完全感受到你在书中读到的东西。从王蒙“永远的阅读”

  \\ u0026

  \\ u0026

  冯继才:闲时,从书架上拿出几本新旧书可能是一个哲学家的大脑,也许是一个迷幻迷,也许是人类兴亡全过程的一个记录,暂时的兴趣,心血来潮。有些书已经被阅读,或者一遍又一遍地阅读;有的书架在书架上买,这次也不想看书,而是翻看,摸了一下。从冯继才“触书”

  \\ u0026

  \\ u0026

  周国平:快乐的基本标准,也是一种诚实的阅读态度。不管书是什么,只有当你感觉良好的阅读,让你有共鸣和享受,你应该承认,这是一本好书给你。尤其是文学作品本身并不实用,只能丰富你的生活,但要做到这一点,只要你喜欢阅读。没有人有义务阅读诗歌,小说,散文。即使是专家赞扬着名的,如果你不感兴趣,他们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不感兴趣和难读,结果只能理解,人们喜欢。相反,据我所知,任何一个真正喜欢读书的人都必须有自己独特的好恶。周国平“读好读书”

  \\ u0026

  \\ u0026

  曹文轩:每本好书都是黑暗中的光明。这一路的灯光将我们带到一片黑暗的小叶下,直到我们找到一个充满平静和光明的港湾。我们应该有这样一个古代:洗手,然后滚动。有些庄严的感觉,你一定会得到这本书的神谕。从曹文轩“读好读”

  \\ u0026

  \\ u0026

  莫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河北保定当兵的时候,我是单位的图书管理员,管理着三千多本书。这也是一个相对疯狂的学习阶段。大约三千本书籍,文学书籍约占三分之一,其他则全部是哲学,政治,历史书籍。读完文学书籍后,当时也读了黑格尔的“逻辑学”,马克思的“资本论”等的研究哲学史。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那种经常摇摆不定的句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许影响了我的写作风格。从莫言“书如轻”

  \\ u0026

  \\ u0026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