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发365手机版 > 自然科学 >

张宏:关于八六三计划的回忆—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张宏:833计划的回忆 - 新闻 - 科技网

  1985年4月,我转到中国科学院的机关,担任科技部第二副主任。当时有两个科技部门。第一技术科学部门负责人是史昌旭先生。第二位科学技术主任是王大珩先生。在这四位撰写专家的专家中,陈方云先生是第二技术科学部兼职副主任。我和王大恒一个办公室主任,办公室对面的两个办公桌。当时,该部门的定位是国家最高的学术咨询机构,是国家的一个重大战略问题,并从科学技术的角度向中央提出建议,四位学术委员提出向中央“关于对外战略性高技术研究发展提出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属于本系和学术委员的责任。邓小平同志高度重视科学研究科技等方面的知识,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着名论文,并高度重视专家的意见,1977年8月4日至8月8日,邓小平同志刚回国工作,人民大会堂科学教育论坛5天,王大珩先生是其中的一位与会专家,1986年3月,专家苏就像王大珩想给邓小平同志“建议”一样,邓小平同志非常重视“建议”,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必然结果。

  863计划是我国经济建设的战略部署,1985年3月的全国科学大会之后,迫切需要加大对科技的投入,但具体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多少?如何投票,这是863计划的内部原因。

  世界激烈的科技竞争是863计划的外因。一九八四年至八十五年间,美国的SDI计划,俗称星球大战计划和欧洲尤里卡计划,相继问世,引起了中国有关部门和专家的高度关注。 1985年9月1日至4日,国防委员会在远望楼饭店举行星空联盟研讨会。中科院科技司负责光电研究分析的王大恒先生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专家出席了会议,我也是一个参与者。 1985年10月24日至27日,在中国科学院王大珩主任的带领下,中国科学院召集了有关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并在友谊宾馆举办了军事光电技术发展研讨会。成都光电所林祥娣同志在经过多方专家多次讨论的基础上撰写了总结报告,并提交给国防科工委。以上是撰写国内国际背景和预酿流程的“建议”。

  1986年初,我们该怎么办?仍然没有动静,没有具体部署,国家的王大珩等专家心里非常担心,三思而后行,决定直接写给中央“建议”。1986年2月下旬,我分别向陆家院长汇报当时中科院院士阎东生副院长和周光召副院长,“建议书”是王大珩先生发起的,经过长时间的审议和审议,“建议书”是集体创作, “提案”一开始就提到,在过去6个月以上的时间里,我们了解,论证和分析了美国的战略防御主动权(即所谓的“星球大战”),其目的和作用基本得到了认可,我们国家也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来形成一些看法,我们认为有必要反映领导层作为决策参考。

  “建议书”初稿由王大珩主任亲自上交,由第二技术科学部空间与能源司司长潘厚仁同志根据学术部门专家的意见编写。 “提案”的初稿被送到王干昌,陈方云和杨嘉璐审查和修改。被抹黑的邓希明告诉我,王大珩先生已经让他到王干昌的家中,晚上回顾“建议书”的初稿,王大珩一再修改并最终确定了“建议:当时王老三反复思量这个问题,一个需要做点什么?二是多少?前一个问题,王老手在太空武器处理手段和做好多次跟踪变化之间,最终版本是一个很好的轨道,资金问题不但效果不好,而且会过头,王老要2亿,还要担心无法敲定的是1-2亿元,给出的范围更大。说,只要中国进口汽车少一点,或者每人一个人就可以节省一个,1986年3月3日下午“建议书”定稿,当时办公室既没有打字机,也没有电脑。王敏贤从办公室手写再次清楚,这是发送到“建议”的份额。我清理了一下,但我没有复制了。我保留一份干净的副本(附件1是“建议”的第一页)。

  “提案”敲定后,王老很兴奋,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笑着问我:张红同志,我该怎么办?如何发送?我希望王老虎尽快转身,但没有直言不讳地说。我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也了解王老的感受,问我的意图,说:给我吧。王老只是等了一会,立刻高兴地坐下,写信给中央政府。它已经构思并一举完成。这是王大珩同志的来信(见附件二)。四个人的名字是王老写的,不是签名。王干昌同志排名最早,王大恒最后自言自语。 863计划的最初公布被认为是由王干昌同志起草的,我就此发表了声明。后来,我改变了它。王老写了一封好信,并亲自写信封,亲自把信和“建议书”迭在一起,郑重地把信封递给我。时间是1986年3月3日下午5点,我骑着自行车回家,直奔办公室,把这个重信和“建议”交给了办公室主任王瑞林同志,因为办公室要进行登记,复查,决定如何处理,没想到3月5日老人给了,隔天又有时间滞后,关注的程度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期望,强调此事应及时决定,不能拖延。这表明科学家的“建议”与邓小平的战略思想产生了共鸣,在讨论“863计划”时也遇到了以军人为主的问题,分歧不一,意见分歧,在关键时刻,邓小平同志就国家科委的报告评论说,我同意军民结合,以人为本的指导思想,指出了863计划的总体方向。

  1986年,中国仍然如火如荼,国家财政紧张。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同志决心拿出100亿的高科技发展资金,充分体现了老年人的战略眼光和慷慨的战略部署。

  三十一年过去了。 863计划取得了丰硕成果,为科技奠定了坚实基础,做出了深远的贡献。 863计划的诞生完成,体现了中国科学家中华爱国心脏,体现了科学家们的“努力”。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第二届科学技术部副主任,高级工程师

关键词: 自然科学